突然吃包

少侠劫色吗(一)

大概是个不长的小甜文?


  天璇的王城,在全钧天是出了名的热闹。

    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身披紫袍的少年人手提一尾鲫鱼,哼着小曲儿,兴致盎然地逛着街。那条肥美的鲫鱼不时地摆动一下尾巴,似乎在暗示着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随着鱼儿摆动溅出的带着点腥味的水惊得一旁的路人纷纷侧身而行。

    少年人在一处算命摊前停住了脚步。

    摊子旁立着一根挺高的竹竿,上面挂着一幅小旗子,旗子上的字又小又密:祖传算命,机不可失,一两一算,不准再来。

    坐在摊子前的算命先生隐隐感觉有生意来访,一抬头便看到了提着一尾鱼的少年,一头卷发轻拢于脑后,清亮的桃花眼顾盼生辉。

    “公子,算命吗?”算命先生起身招呼生意,身量挺拔似一旁的竹竿。

    紫衣少年一愣,堪堪回神:“你的篮子挺好看的,卖吗?我提着鱼太久有点累......”

    “公子不若算上一卦,我便将这篮子相赠,如何?”就是算命也有属于自己行业的倔强——绝不放过任何一单生意!

    少年人点头,伸出自己空着的左手。

    算命先生看了一眼那白皙纤长柔若无骨的手,一把握住,其实他算命不用看手相,但是,偶尔还是可以破例试试的。

    “公子的名姓是?”业务熟练的算命先生握着少年的手仔细端详,虽然并没有在看手相。

    “陵光。”

    “公子的命理颇有玄机,在下能说的就只有一句:遇山则藏,方可平安一世。”

    “啊,这样啊。”陵光显然并不在意,抽回自己的手并随手扔了一两银子,然后提过竹篮,和他的鱼一起慢慢踱走。

    算命先生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倒是仿佛若有所失。

    陵光在街上逛了许久,才提着自己那尾在太阳底下暴晒地奄奄一息的鱼回到了所住的旅舍。哦,他管那个废弃的破庙叫做旅舍,还给他起了个不错的名字:好再来。

    夕阳西下,破庙古刹,空地上坐着的紫衣少年,孤身一人,开始了烤鱼大业。

    渐渐地,空气中开始弥漫起诱人的香味。

    这时破庙门口出现了一个扛着旗子的人影,那人微微施礼,声音有些熟悉:“在下公孙钤,不知今晚可否借宿此地?”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