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吃包

少侠劫色吗(二)

 剧情已经不受控制了,捂脸遁逃

    陵光抬头,眼前正是下午那个挺拔清俊的算命先生。

    “随意,这又不是我建的。”陵光转而又低下头重新烤鱼。

    算命先生跨过门槛走进破庙,站在了离陵光几步远的地方。

    “你坐到这儿来吧。”陵光腾出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地。

    那算命先生一副欲上前又止步的样子,倒是颇有君子之风。

    “没事,这里空得很,你坐过来就是了。”陵光撇了一眼拘束站立的公孙钤,心中好感暗生。

    “那里,太脏了,有垫子吗?”

    陵光闻言,顿时没了好态度:“没有,嫌脏自己住酒楼去啊,来这破庙作甚?”

    “在下今日只算了一卦,还是为公子算的,还不起旅舍的住店费,故而······”

    “吃鱼吗?”陵光觉得堵住这算命先生的嘴十分有必要。

    “谢过公子,在下不吃烤焦的鱼。”

     陵光强按住想把眼前恭敬有礼的公孙钤打一顿的冲动,愤愤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鱼,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作为一个风度翩翩闯荡江湖的侠客,不必和无理取闹的人计较,我才没有生气呢。

     正愤愤地想着,冷不防脸上拂过一层柔软,倒把陵光吓了一跳。

    “你又想干嘛?”

    “公子的脸上蹭上了点灰。”公孙钤回答地十分坦荡。

    “你这时候不嫌脏了?”

    “这不一样的。”

    “哦?怎么不一样?”陵光突然觉得调戏一下眼前这个看似正直的人倒也有趣。

    “脸上蹭了灰,马上擦掉即可,地上的灰积压多年,不能轻易清除。”

    嗯,两人对谈不如独坐烤鱼,陵光少侠如此想到。

    他有点想念桃花山上会缠着他的孟章小师弟了,下山之后遇见的人没一个有趣的。

    “今晚你怎么睡?”陵光看向身边的公孙钤。

    “敢问公子平日睡在何处?”

    “那儿。”陵光指了指不远处的干草垛。

    “那么在下今晚就只能勉强跟公子挤一晚了。”

     远处寒鸦飞过,凄厉的叫声一如陵光内心的怒号。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