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吃包

包办强娶也不错

    自家小子已经到了要成婚的年龄了,天璇村的魏家老头为此操碎了心。早在一年前他就看上了村西边孤身一人住着的公孙钤,这小子长得端正,人品也不差,重要的是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呐,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可惜呀,天璇村的传统,要想招女婿进家门可得花一大笔钱,魏家小公子陵光说了,钱要花在刀刃上,结婚这种不重要的事可不值得花钱。女婿要招,钱也不能花,在心里把自家从小娇生惯养的儿子骂了千百遍之后,魏老头心生一计,决定如此如此。

    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鸟鸣声声,花草飘香。

    公孙钤刚在学堂教完书,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忽然不知从哪里钻出了几个彪形大汉拦住他的去路:“请问阁下可是公孙钤?”

    公孙钤有点心慌,可是礼不能废,于是拱了拱手:“正是在下。”

    大汉们相视一笑,转瞬间便将公孙钤围住:“很好,那么就请阁下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动声色地拍掉不知何时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公孙钤努力维持微笑:“请问这是要带在下去哪里?”

    大汉们:“去结婚!”

    吓得差点没站稳的公孙钤做的第一个决定是:马上逃婚!

    咦?不对,我好像没有订过婚。

    对,从来没有收到过嫁妆!

    我还等着用对方送来的嫁妆去买几年前看中的绝版古籍呐!

    没有嫁妆的婚不能结!

    于是公孙钤以一对八,左右开弓,拳脚并用,誓死不屈,最终被几个大汉五花大绑推着走向了村东的魏家大院。

    在路上遇见了几个平日里熟识的村民,村民们好奇又友好:“公孙先生这是去哪儿呀?”

    在旁边扶着公孙钤的一大汉以同样友好的态度替他回答:“去结婚。”

    村民点点头:“哦,那么公孙先生新婚快乐啊。”

    孙钤看着远去的村民的背影,觉得生无可恋。

    魏老头在院子里乐呵呵地等着女婿上门。

    公孙钤在几名大汉的压迫下见完了魏家所有的长辈并喝了五坛酒,然后被扔进了洞房。

    陵光和公孙钤四目相对,可惜爱情的火花没有适时出现。

    喝多了的公孙钤扑倒在床,并在睡着之前嘟囔了一句:“你出去,本公子不想看到你。”

    陵光没有出去,这可是他的房间,于是他捧着脸看着这个自己老爹帮自己相中的夫君,决定如果第二天这个无礼的家伙还是这么不知好歹的话就一脚踹了他。

    第二天一早,公孙钤醒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蹲在自己身边的陵光,美目含情,顾盼生辉。

    于是公孙钤略一沉吟,坐起来亲了陵光一口。

    古籍是什么?又不能吃,买古籍不如抱美人!

    这婚结得真值啊。

    端庄矜持的公孙钤心满意足地抿了下嘴,将脸颊通红的陵光揽入怀中。

    新婚第一天不用早起对吧?

    有着君子之风的公孙钤才不会说这种话。 


评论(4)

热度(59)